欢迎Luke加入英文SEO实战派

luke wang
Luke在深圳Wework

有我个人微信的读者们,可能通过朋友圈更新已经知道了,年前我专程跑去上海一趟,并招聘了一个神秘的小伙伴,他叫Luke。

Luke是何人,下面会有他的自我介绍。

今天重点谈谈我为什么招聘他,以及新的一年里英文SEO实战派我们会有什么新的Idea,希望大家保持关注。

为什么招聘Luke?

再决定去上海之前,我和Luke仅见过“两面”,而且都是线上。

第一面,是他购买TASS加入我的私有Facebook群组后的自我介绍(看下面);

第二面,是之后的一次电话交流,大概有个把小时左右。

“两面”后的感觉:他虽然才刚刚大学毕业,但比一般的国内大学生思想要成熟,对互联网也很感兴趣,而且爱折腾。

真正让我想亲自跑一趟上海的,还是他表露出想来深圳发展的意愿,我问他在深圳有认识的人么?他说没有;我又问他为什么来深圳,他说感觉互联网和电商的巨头们都在这座城市,得来瞧瞧。

依稀感觉: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不一般!

于是,我就跑了趟上海,线下“面试”了他,在去上海的高铁上我就写好了一个简要的Plan和给他的Offer。

一顿饭过后,我就拿出来给他看,让他考虑一下,年后再给我回复。没想到他后来说,其实当我跟他展示后的20秒内,心里就已经决定了。

两个字:果断!

我很欣赏这样的年轻人,爱折腾,有自己的想法,做决定不拖泥带水。

这些品格都比较适合做我们英文SEO和内容营销这一行,因为很多东西没有标准答案,全靠自己去折腾,去实践。

我也不敢保证招聘Luke是个成功的决定,就算几个月后Luke发现自己不喜欢干这行,那也没什么,至少尝试过了,对双方都不是坏事。

还有一点担忧,他要是不小心进入深圳一个很一般的跨境电商公司,损失的不仅仅是时间和学习成本,更是心态。

所以,毫不犹豫,我签下了他。

Luke也确实速度,昨天刚下飞机,就立马看房,把住的地方搞定,今天就在WeWork开工了。

SEO实战派新的变化

因为Luke的到来,今年SEOAction的更新会更加频繁一些,因为我们打算新开一个版块。

哦不,确切地说,是两个部分:

1,我们打算从零开始,建立一个新的英文内容站,并公开给大家。目标也有了:两年内通过第三方平台卖出10万美元。

2,Luke的Google SEO成长日记。建立公开站,是个冒险的Idea,但我觉得有失必有得,何况我的目的主要是让Luke练练手,顺便把一路上学到的东西以日记的形式分享出来,这样的话,让你们也可以学到更多实战干货。

同时,我也想借此机会看看,从零开始建立全新的内容站,SEO需要多久才能开始起来,并最终达到我们制定的目标。

好了,不多说,Luke和我会尽快确定日记的更多细节,比如:每周一小更、每月一大更等,不一定以文字的形式,也可以是Podcast那种比较轻松活跃的风格。

Anyway,大家欢迎Luke啊!

Luke是谁?

Hello 大家好!

我叫王培羽,你们也可以叫我 Luke。

我给自己起名为Luke是因为我很喜欢一本书——《骰子人生》THE DICE MAN,一本由 George Cockcroft 以笔名 Luke Rhinehart 于1971年出版的小说。

小说内容很劲爆,非常“硬核”,在上个世纪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甚至被列为禁书。在接受过作者“清新脱俗”的精神洗礼之后,便自然而然的开始以Luke作为自己英文名,也算是某种精神意义上的继承吧。

言归正传,我是一名2018年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的本科生。虽然刚刚毕业不久,但是也已经在“创业”这条路上“中道崩阻”了几次,接受了来自市场无情的审判······

我大学的专业是法律英语,听起来好像是个跨学科的复合型人才,但是理论归理论,实践归实践,最后落到实处,自然是只能说自己是法律人中英语最好的,英语生中法律最好的,哈哈。

可能由于我天生不安分,即使在政法类这种最热衷学而优则仕的院校里,仍然琢磨着怎么搞点儿事。

即是幸,也是不幸,我在大学的第一个项目成功的找到了合伙人,并且也获得了一笔不大不小投资,足以维持公司运转。因为也算受到了学校氛围的影响,第一个项目最终的方向是做关于家庭婚姻类法律服务,以公众号作为获客途径,小程序作为转化工具,企图打造一个线上引流至线下实体律所的平台。

说来也惭愧,现在想起来,当时真的是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呀。经过数番实践,最后得出了一个令人沉默的结论,在法律领域,线上流量的成本可能比线下要贵得多。

具体的例子这两天吴秀波和陈昱霖事件就算一个。微博上陈昱霖的“长期”“免费”律师吴法天这几天突然跑出来,顺便蹭蹭热度,说自己当时就如何如何提醒过陈,要她警惕,避免被抓。可以说,作为私人律师,也算尽职尽责了,而且还是免费的!

现实中,中国的律师圈早就开始使用互联网的降维打击手法了,前期的咨询,电话,甚至简单的文书合同统统都不要钱,一切都为了最后的核心业务营收做铺垫。

如此一来,既然很多律师都已经是营销大师,各类讲座乃至人民代表大会,到处都有个人律师的身影,线上平台又有什么独特的竞争力呢?

因为无法回答上述问题,只能含泪而终了,哈哈。

大学末期和同学做过教育培训机构,再后来毕业至今一直在做国内电商平台等事迹便一笔略过吧······最后发现创业,或是生意,无非就是两个部分——内容和触达渠道。

好的内容“按理”来说会吸引客户,好的渠道“按理”应该提供好的内容给客户。但是在现如今看来,孰轻孰重,必然是以渠道的碾压性胜利作为结局。换个通俗的表达方式,即“流量为王”。

中国的产品发展至今其实同质化已经非常严重了,因此,同样的商品在淘宝,京东这样的头部平台里可能一个月就一两单,但是换个流量平台,日出百单可能会轻松到难以想象。

因此,因为各种机缘巧合,当我看到John微信公众号里的文章时,便意识到这对于我来说可能是一次巨大的机会。再定睛一看,发现John非常强调Action对于我们的意义,我便更加深信遇见John和各位圈友绝对是我2019年最大的幸运!

非常高兴能够认识John和各位圈友们!我也不瞒大家,执行力可能是我最大的缺点… …之一?哈哈!希望能和大家一起互相勉励,共同学习进步!如有不对的地方,也请多多包涵和指教!

谢谢大家!

《欢迎Luke加入英文SEO实战派》有3条留言

    • 其实,就像博客,只是跟一般博客不同,我们的目标是盈利,国外叫 Authority Site(权威站), Niche Site(利基站), Content Site,等。

      回复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