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毕业八年,我就干了这么一件很简单的事

今天下午发了个朋友圈,很多好友都知道,我入住深圳Wework TCL了。

没什么特别,但今天我的搭档Lorraine从香港来这里拜访,我去楼下接她的时候,无意中跟她讲了这么一句话:

“8年前,我在TCL大厦的A座上班,如今在B座,好神奇吧!”

突然发现,这过去的八年,其实,我就干了一件事:

从TCL大厦的那头搬到了这头!

而且,很巧合的是,都在9楼,就像上图所示的那样。

但,从“那头”成功搬到“这头”,看似简单,其实不然。

过去的八年,真的挺折腾!

2010年3月19日

还清楚的记得,那一天,我跟来自武汉地区的一行小伙伴踏上了南下深圳的火车。

T95某节车厢的角落,被我们这群校招至深圳实习伙伴的欢声笑语所充斥。

殊不知,两个月后,才体验到职场的残酷,因为,有些人被淘汰了,我们从此再也没有相见。

通过校园招聘,直接进入职场,而且当时的工资3500一个月,感觉很不错。

当年,3500的月薪,跟同学比起来算是很高的了。

当然,感觉更好的是,自己当时是武汉地区被深圳这家公司总裁第一个选中的营销人。

时至今日,面试闯关时的一些画面依然历历在目。

误打误撞,我也从此进入了海外营销领域,从事SEO推广。

当年,这家公司并非我最中意,因为美的、TP-LINK、还有一大推外企,在校园招聘投入很厉害。

谁要能拿到他们的Offer,在同学里面绝对被奉为“大神”对待,要自觉贡献面经的那种。

我一室友,现在北京,当年很早就拿到了恒生电子(后被阿里收购)的研发职位,就属于这一类大神。

我呢,美的某营销岗位,闯到了最后一轮,面试者是公司的HR高管,面试地点是武汉某豪华酒店。

那天早上,挤了两小时公交才到达,状态很不好,加上那位HR一些“莫名其妙”的的问题,我是真的云里雾里,结果,你也能猜得到。

后来,满怀希望的等待深圳TP-Link的面试,因为专业背景很match,等了一晚上,依然没有收到面试官的短信,有点失望。

但,被深圳这家IT公司总裁第一个看中,确实感到意外!

当然,意外背后,是深深的感恩,直至今日。

这家公司7年后(去年),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上市,我也出席了公司的年会,听了吴总的演讲,也见到了许多前同事,感慨时间怎么走得这么快!

试想,如果当年校园招聘,我进入了美的或TPLink,你今天就读不到这篇文章了。

因为我不会进入互联网行业,更不懂Google SEO或海外营销,肯定也没有机会后来去美国读书工作。

人生,有时,真的很奇妙。

你想这么走,它却偏偏给你安排另一条路,让你去折腾。

教训一:对于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第一份工作真的很重要,谨慎选择!

2011年末

在深圳这家公司待了一年半,后来因为一个天真的“失误”,不懂公司高层的“政治斗争”,我离职了。

怎么办?一下子感觉天的颜色都不一样了,自己变成了另类,别人早上忙碌的挤地铁、挤公交上班,我却独自一人在家对着电脑发呆。

没有收入,我开始自建英文内容站企图养活自己,于是很功利性的去研究SEO、流量和变现。

那其实是一次冒险,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成功,但既然离职了,there’s nothing to lose, isn’t it?

所以,闷头苦干了几个月,那段时间,都没见过太阳长什么样,不是因为下雨,是真没怎么出门。

SEO,那时,其实也干过灰帽,花钱向菲律宾人买了全站链接,而且锚文本是关键词,一个字:囧!

可我算是幸运的,不敢说成功了,但至少网站收入在经济上可以支撑很长一段时间。

教训二:公司是个小社会,如果你的目标是稳步高升,埋头做事的同时记得偶尔抬头看看上面,不要站错队伍;不然,你会很痛苦,还有,决定辞职要谨慎,离职后的那段日子不好过,你最好有心理准备。

2013年8月28日

我或许是天生爱折腾,说得好听点,喜欢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。

记得大学的时候,导师就建议我毕业后不要急着去工作、出国读研,当时非常不理解。

一来,自己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允许,上大学的部分费用可以说是弟弟妹妹打工挣的,那种滋味不好受;二来,自己觉得出国读研的目的是什么,没想清楚。

然而,一切似乎都是命运安排好似的,2013年4月,我突然萌生了出国的念头。

然后,每天就疯狂地通过互联网,研究怎么去美国、选什么学校、怎么考GMAT、怎么面试、怎么申请F1签证等等。

还记得,那时有个非常火的论坛叫ChaseDream,里面的某些帖子,搜索翻阅了一遍又一遍。

终于,4个月后,搞定了所有事情(要是现在,很多事情一定请中介代办),登上了北京飞旧金山的班机。

注:那还是我第一次坐飞机,囧。

登陆旧金山机场的那一刻,人生的另一番“磨难”就开始了。

第一餐吃的是In-N-Out的汉堡,点餐不会,因为听不懂美国人说的是什么,那语速、那口音怎么这么不一样?后来才知道美式英语里也有地域口音(加州的),惊呆了!

第一次住进了旧金山6th St的黑人区,晚上差点被抢劫,那时在想,美帝怎么也有这么地狱般的地方存在,好幼稚!

第一次进入China Town吃到了中餐,觉得真的很美味。

第一次进入不一样的课堂,第一次发言,第一次被同学鄙视,第一次演讲,第一次为了考试通宵复习、第一次拿到A。。。学校课堂里有太多让人难以忘怀的回忆。

当然,学习的同时,我也没有忘掉SEO,毕竟,是它让我可以来到美国,而且不用担心那几年的生存,因为有网站的被动收入。

课后时间,我参加最多的活动就是:会议!大型的创业大会、小型的SEO workshop,在旧金山湾区(硅谷)比比皆是。

比如:第一次在现场见到了苹果的联合创始人Steve Wozniak,虽然60多岁了,精神依然抖擞,回忆起乔布斯当年的一些壮举时,依然不免有几分哀愁。

因为Google的总部就在硅谷,所以那里的SEO和内容营销文化很“白”,大家在公共场合分享的东西一定是白帽(或者一点点灰帽)。

旧金山那座小城,也聚集着互联网众多大佬,比如:Tim Ferriss, Noah Kagan, Neil Patel, etc.

说道Neil Patel,他当时的公司KISSmetrics就在我上学的路上。

加上跟Google的员工也有接触过,我的白帽SEO价值观那时基本定型。

我坚信只有白帽才能持久,任何短视的黑帽排名手法都会昙花一现。

还有,跟着主流的白帽SEO人走不会犯大错,因为他们有道德,相信内容投资的价值,外链不要去做,而是获取。

把外链获取的过程当成是通过互联网说服对方的“练习”,而不是为了取悦任何一个搜索引擎,包括Google。

这种练习,会让你学到不少SEO或市场推广以外的东西,比如:销售(Sales)。

通过Email Outreach获取的外链,你会觉得很有成就感;而花钱买到的外链,你损失的不仅仅是那点钱,而是提升自己销售能力的机会成本。

教训三:出国留学,让我见识了大洋彼岸的另一番景象,以前只是井底之蛙,世界比你想象的大,同时,我领悟了SEO的很多东西,并建立了自己的SEO价值观。

2017-2018

回国,归零,一切重新开始,继续折腾!

但,和以前不同的是,自己不会慌,就算和别人走的路不一样,我也不会怀疑自己。

就算所有人都不理解我的一些决定,自己也会坚持下去,因为我就喜欢。

喜欢走不一样的路,看不一样的风景,谁说人就应该怎样活呢?谁敢说你的决定是对是错呢?

试试就知道了!

其实,很多事情,没有对和错,在于你从什么视角看。

SEO也一样,没有绝对的best practices,一切都在变化,你能不能适应这种变化,并保持独立思考和自己的价值观,很重要。

还有,互联网的新东西不断出现,你是不是小时候课本里的那只猴子,看到什么东西热门就抛弃了以前的旧东西。

扪心自问,你从事SEO是真的喜欢它,还是只为了生存而选择这个职业?

该走还是该留?没人可以告诉你答案,很多时候跟从自己的内心走就行了,走到哪里,走得多远,都无所谓,只要开心就好。

或许,你跟我一样,又回到了原点:8年前我在TCL大厦,8年后我又回来了!

所以,我在标题里说:这八年,我就干了这么一件很简单的事。

不同的是:8年前,早上我得准时到办公室、晚上准时离开;而现在,我想什么时候来、走都可以。

没错,我喜欢这样自由的生活,别羡慕我,因为它并不一定适合你。

教训四: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听从内心的呼唤,别在乎旁人世俗的眼神或看法,真心待人、认真做事,你的生活会很充实,如果你是SEO人,你的工作也是如此。

2019年,路在何方?

我也不知道,大概的规划已经有了,过两个星期再写。

4 thoughts on “大学毕业八年,我就干了这么一件很简单的事”

Leave a Comment